音乐人  2020-12-30 20:09 田立仁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说起交响乐团,我们脑海中肯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v2-6fc090a5f8a9344e4f961777313ba975_720w

金碧辉煌的音乐厅内,乐手们身着正装整齐地坐在台上,时而悠扬时而激烈的美妙音符带着听众们徜徉在艺术的海洋,仿佛是一次涤荡灵魂的美妙旅程。

但是,并非所有的交响乐团都是如此。

上个世纪70年代,英国朴茨茅斯艺术学院当地学生组建了一个乐团,乐团招募乐手的标准简直闻所未闻且颠覆认知:

必须从来没有学过音乐。

v2-13141b36e337aae30d706ff3775ee1ae_720w

当然他们并非歧视学音乐的,如果你学过也没关系,进这个乐团之后,必须负责一个你从没有学过的乐器。

而且他们的指挥更像是一个演员,因为完全不识谱,闭着眼睛瞎晃就对了,反正也没人看得懂,人生在世,全凭演技。

v2-64e9276772cc8cc72dc12264f8e399ac_b

简而言之,就是挑一群不会演奏的人演奏。

v2-60eafcbf030bbd106a9df7e3b796236a_720w

他们对演奏的要求和标准都很简单:能让手里的乐器出声儿就行。

要的就是这种在正确的音准周围试探但就是永远不在调上的青涩感。

v2-fa2bb0c2283609354fa9e4278aa5f2ca_720w

于是,这个以“屠杀古典乐而闻名的乐团”朴茨茅斯交响乐团(Portsmouth Sinfonia)成为了交响乐团界的一股泥石流,他们的成员没被观众挨个暗杀,也属实是“人间自有真情在”。

听起来虽然荒诞的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但人家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曾在英国皇家的最高音乐殿堂——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的音乐会上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降B调钢琴协奏曲》

【Portsmouth Sinfonia】朴茨茅斯交响乐团 世界上最差交响乐团 爆笑 演奏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v2-9b20c893b0cd9b254d558275a4f98f9c_180x120

好家伙!直接改成了《A调钢琴协奏曲》可还行?

柴可夫斯基的棺材板我都快按不住了!最后那几声气质天真,憨厚中又带着点不知所措的拨弦真是长在了我的笑点上,贝斯手都弹不出这样的棉花...

v2-eb535646c90308f69b0f8f91e723b3cc_720w

整场演奏听下来,只有钢琴在一片乐器大乱战中坚守着最后的底线,当然最后还是没守住...幸好这位钢琴演奏家是专业的,并非乐团的一份子,否则刚下场就会被开除,理由就是......

“怎么才错了一个音?太失败了”

达成成就:柴科夫斯基退出群聊。

v2-68bae80a17e1ce6352559a9ed97f6bfd_720w

而他们“屠杀古典乐”的征程才刚刚开始,下一位“被害者”是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的代表作《威廉·退尔》序曲。原曲意为歌颂瑞士农民反抗压迫争取独立的英勇斗争精神。

【Portsmouth Sinfonia】朴茨茅斯交响乐团 世界上最差交响乐团 爆笑 演奏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v2-9b20c893b0cd9b254d558275a4f98f9c_180x120

来听听咱们的“屠杀团”是怎样演奏的...

但我听完就想问一句,你们农民的反抗队伍,是不是全员卧底?

v2-41a1219a1484a7cd80eee3f252ca5056_b

不能说他们演奏出来的曲子完全没有反抗起义的慷慨激昂,那完全像是一群丢盔弃甲、又饿又累的士兵骑着马撤退的时候在北京二环堵住了

v2-63aaf121089b6630aeacc45951eb51d0_720w

有一说一,开头这几声参差不齐的小号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至少我听出了这是什么曲子,而且后面的主旋律乱是乱了点,可大致走向还是没问题的。

v2-60ed179dfc7ff350d1584e3e1e131dbe_b

必须要单拎出来夸(鞭)奖(尸)的,就是那带着三分坚定、四分凉薄、七分漫不经心的镲,它的每一次响起都给这首曲子注入了不羁的灵魂。

v2-5cbcb48f7c95987f50331f9ee169332a_b

达成成就:罗西尼退出群聊。

v2-9ec24c5ff32499286e1f0cb58bf02a7f_720w

作为古典乐界内大佬,贝多芬绝无可能逃开他们的“魔爪”,他们挑了最著名的《命运交响曲》,幸好贝多芬听不见,按住棺材板这活儿就省了。

【Portsmouth Sinfonia】朴茨茅斯交响乐团 世界上最差交响乐团 爆笑 演奏 第二弹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v2-7f40d43f455d74c8b4c61cdace5ae02c_180x120

命运之神来没来门口转悠我不清楚,反正敲门的绝对不是它。

开头经典的那一声的“灯灯灯灯”,听得我一口气梗在喉咙,那虚弱无力的音色真有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那画面了,不如直接改名叫《认命交响曲》,倒挺符合这曲子的气质。

v2-903e2968f2f5229120a9fa540568f45a_720w

贝多芬那是扼住了命运的喉咙,他们完全是被命运扼住了喉咙,只能毫无反抗能力的蹬两下脚以示挣扎。

这不是贝多芬的命运,是我的命运。

达成成就:贝多芬退出群聊。

v2-f7638094dd8536d63de031a5f0bdf1e0_720w

他们最著名的曲子是理查·施特劳斯受尼采的同名散文诗影响,从而创作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引子——《日出》,表现了日出时人类感觉到上帝的能量。

这首曲子听得我直喊救命,刚好楼上传来一阵刺耳的铁皮刮地板的噪音,竟然完美地和音乐融合在一起,我听第二遍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不是音乐的一部分。

如果你用正常的音量播放,一定觉得前面是一段长久的沉默,但实际上,手机音量调高后你就能发现一个没有感情的小号(温馨提示:为了保护您的听力,请在第34秒前将音量调小)

also sprach zarathustra​music.163.comv2-b65d6ba41da6711da0adaf7e519947ec_ipico

v2-53b931536e027fa2e2b7a521a9a93f32_b

原曲的确是有这段,但人家那是为了铺垫后面的情绪,正如名字《日出》一样,甚至能想象到太阳跃出海平面,红色的光铺满半个天,两个字——恢弘。

结果到了他们这,就变成了静谧的非洲大草原上,一只大象被猴子挠了鼻孔,尥着蹄子在地上踩出一个个深坑,也是两个字——吓人

v2-b3d4cd49447d339b303656d775b93a33_b

这哪儿是《查拉图斯拉特如是说》啊,简直就是《查拉图斯特拉没话说》。

达成成就:理查•施特劳斯退出群聊。

v2-b5047a9c4532cbbf51bb434a270352de_720w

这里给你们出个题,无奖竞猜,请问该片段中出现了什么曲子?

朴茨茅斯交响乐团古典乐曲大串烧:

朴茨茅斯交响乐团-古典乐经典曲目大串(乱)烧(奏) Portsmouth Sinfonia Plays the Popular Classics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v2-52b533eb632da6f105bc55609978d420_180x120

这样一个演奏不出一首“正确”的曲子的交响乐队,却收获了听众们的热烈欢迎,他们甚至录制了多张畅销唱片,唱片的封面上写着“世界最差交响乐团”他们的cd在亚马逊上卖129aud,约一千人民币。(待考证

v2-a006d29d98f22742b92ce120ebfa5e4e_720w
1974年发行的专辑《Portsmouth Sinfonia Plays the Popular Classics》

他们别具一格的幽默效果,不仅给他们带来了听众们的喜欢,还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但乐团的创建者、英国作曲家理查德·加文·布莱尔斯(Richard Gavin Bryars)的初衷可不只如此。

最开始,这是一场音乐实验

布莱尔斯沉迷于探索音乐中的不确定性。他的成名作《泰坦尼克号的沉没》(The Sinking of the Titanic)就是一首典型的拼贴音乐,把船只沉没时船上乐队的演奏音乐部分作为基础,随后把一些噪音和幸存者的录音片段加了进去。

v2-634b8fad1d17dd5e9c228c7de30cd32e_720w

看得出这是一位很有想法的作曲家,为了追求这种不确定的效果,他创建了朴茨茅斯交响乐队。

虽然乐手们是完全不可控的,但他故意找了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曲目让乐队演奏,即便成员们没有学过音乐,也知道这首曲子应该是什么样,所以他们的音乐大致走向是没问题的。

这样一来,原本正确的曲子就变得别有一番风味。

乐队里还有两个布莱尔斯的朋友,英国作曲家迈克尔·奈曼(Michael Nyman)和音乐制作人布莱恩·伊诺(Brian Eno),他们两个演奏的同样是自己不会的乐器,一个大号,一个单簧管。

后来,布莱恩·伊诺还成为了“氛围音乐”的创始人之一。

v2-4b78ea3ff8cbe3d8f76222e3a204e75a_720w

他认为,录音技术在传播音乐同时,也破坏了小镇乐队的本土性和创造性,因为没有录音技术的时候,许多乐手们可能一辈子都没听过“正确”的演奏,他们的演出水平更多地带了自己的想法甚至改编。

有时候同样的音乐在不同的地方,会被演奏出不同的风格,而现在标准化的演出破坏了这种多样性。

了解了这背后的原因,发现B站这条“过度解读”的评论似乎有点意思。

v2-ae1afd87d5f52a42d1395066007ee24e_720w

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乐队在1979年举行了最后一场音乐会之后就再无音讯了。

解散原因也非常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因为随着演奏的次数增加,乐手们逐渐熟练自己的乐器,乐队的效果大打折扣,听上去和普通的交响乐团毫无二致,甚至水平还差些,他们存在的意义逐渐消失。

v2-b7eb9a4489f8136489c67f5bde6281c8_720w

看来,想要一直保持“差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不用伤感,他们后继有人。

知乎上有个回答,将朴茨茅斯交响乐队平庄爱乐武汉教育局学生管弦乐团并称为世界三大交响乐团。

平庄爱乐的代表作就是这首《北京喜讯到边塞》,他们厉害就厉害在每次当我快听出调子时候,就跑调成一首原创音乐。

【平庄中学爱乐乐团】北京喜讯到边寨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

用热评第一的话总结一下整个演出,就是“柬埔寨大象到北京”,别问为什么,看了视频的人自然懂......

v2-de7d978913a5161187fb68e6f6e76f8a_720w

武汉这个就更厉害了,平均年龄11.7岁,武汉中小学生最高演奏水平,代表作《拉得刺激进行曲》,又名《拉德茨基进行曲》。

这样的管弦乐团叫我怎么吐槽! 武汉市教育局学生管弦乐团周年音乐会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v2-16d51ab81c6daeeabedd8e6e98c53a44_180x120

有种他们在用乐器battle,只不过恰好演了同一首曲子的错觉,你甚至能听出《野蜂飞舞》的调调。

《野蜂飞舞》OS:关我屁事,有被冒犯到....

v2-f0798383da8f846aa1ec33f842aac5ac_720w

当然,不开玩笑,朴茨茅斯交响乐团确实是后继有人。

美国一个业余乐团——“三角乐团(RTOOT)”,就是受朴茨茅斯交响乐团的启发,旨在鼓励那些由于缺乏才华或其他因素而被禁止与其他人一起演奏音乐的有能力的音乐家,他们的音乐理念殊途同归。

——每个人都能在艺术中找到一席之地。

比起朴茨茅斯交响乐团,他们的演奏算是“天籁之音”,虽然没有那么惨烈的车祸现场,但他们的演出也能带给听众们快乐,演出的时候,指挥和乐手们像是cosplay一样,会穿上各种奇奇怪怪的服装,这样的视觉冲击让整个演出氛围都变得幽默起来。

v2-809ca0908429b95c5cc0cf299dbb788e_720w

他们弦乐器的琴弓上还会带着一只红色的千纸鹤,随着音乐的起伏,纸鹤也闪动着翅膀起舞,仿佛有了生命。

他们演奏得好听与否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快乐,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听众,都非常享受,这就足够了。

“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海顿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耳机里在循环播放着朴茨茅斯交响乐团《A调钢琴协奏曲》,终于写完摘掉耳机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一句话。

“如果我有罪,法律会制裁我。”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音乐人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